欢迎您的到来!   设置首页   收藏
你的位置:主页 > 公司黄页 >

开鹿邑风气之先的革命烈士吴自修

发布时间: 2022-05-22?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admin

  图片说明:2021年7月16日,周西华(中)、王勇(右)同吴自修烈士孙媳孙红兰座谈。

  天津,清晚期北方开埠最早之通商口岸。吴自修祖籍天津,又生在优渥之家,童年、少年都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中度过。吴父开明,送她上新式学堂,自修思想开始启蒙,眼界大开。但到了十四五岁时,吴父经商破产,面临牢狱之灾,被迫送女儿来鹿邑,托昔日在津经商之好友鹿邑人何君武(鹿邑县城大户、富户)照看。自此,吴自修在鹿邑定居生活。

  吴自修初来何家时,何君武待之还好,让其陪伴女儿读书。时间一长,则以丫环婢女视之。吴自修在鹿邑,无父母之呵护,无兄弟之扶持,无亲戚之看顾,无友朋之关心,茕茕孤立,举目无亲。长大后,嫁六旬之酒铺伙计赵乾德为三房。生一女,又不幸半岁而夭折,自修哭得死去活来。后来再无生育。不久,夫死。

  鹿邑地处中原腹地,同苏、鲁、皖省交界或临近,民风不开。甭说女性,就连男人读书者也甚少。吴自修自津门而来,身材高挑,皮肤白皙,面容清秀,穿着不俗,又识文断字,思想活跃,谈吐不凡,令闭塞之小县城人如醍醐灌顶,茅塞顿开。

  夫死后,吴自修先应邀到县城大户王家给大小姐伴读。继而自任教师,在何(君武)家老宅创办鹿邑女子小学(地址为原县劳动局院及周围。新中国成立后至上世纪七十年代建为鹿邑县招待所。后,县里在大隅首东北角建第二招待所,鹿邑县招待所遂改名为第一招待所)。县城士绅、商贩以及普通市民家女儿纷纷来报名上学。女孩上学,自古未有,女教书先生,更是闻所未闻。一时间,巷议街谈,人声鼎沸。自此,鹿邑妇女“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”“无才便是德”的历史戛然而止,普遍识字,继而觉醒之时代悄然来临。

  那个时候的妇女都缠脚。妇女缠脚,导致坐卧不能安,行走不能稳,夜痛不能寐,昼悲无已时。缠足的痛苦,惨绝人寰。鲁迅说,天下最惨事莫过于缠脚。那个时候的每个夜晚,如果你仔细倾听,都能听到每家每户传来的小女孩撕心裂肺的痛哭声。小脚一双,眼泪一缸。历尽极度煎熬,惨遭至酷折磨,才能缠成三寸金莲、“小辣椒”,或者“一弯新月”。脚缠小了,男人们喜欢。脚缠小了,想迈过二门,走出大门都不可能了,只能在家相夫教子。吴自修认为,要想实现男女平等,要想实现妇女解放,要想同男人一样踏入社会,成为社会的一员,必须首先从放脚开始。她以女子小学为阵地,以课堂为平台,大声疾呼放脚。她满腔热情写下了“妇女放足歌”,在全县妇女中传唱。

  吴自修编成快板、戏剧、小品,利用星期天和节假日组织学生用长竹竿挑着又臭又长的裹脚布,到县城每条街道和农村逢会逢集人多的场合去演出,声情并茂声泪俱下的控诉缠脚的危害。许多妇女含着眼泪当场放脚。鹿邑妇女的放脚自此开始,千年来的裹脚恶习在吴自修的快板声中改变。

  吴自修开展的放脚运动,使鹿邑的小女孩不再缠脚,广大妇女开始放脚,从而解除了她们一生的痛苦。家家户户的傍晚又开始传来了小女孩的欢笑声。

  1931年4月,中共河南省委派人来豫东秘密巡视工作,巡视结束后,在给省委写成的《巡视豫东工作报告》中专门表扬了鹿邑妇女的放脚运动,并指出“除鹿邑外,(其它县)都是忽视状态”。

  鹿邑县第一个小组1928年成立时只有13名党员,吴自修便是其中之一。中国1921年在上海成立时也有13名代表,而鹿邑县最早的员中却有女性。在那个血雨腥风,随时都可能被逮捕坐牢杀头牺牲的年代里加入,可见吴自修这位女性的信仰是多么坚定。

  吴自修以教师身份为掩护,秘密的宣传马克思主义主张,发现、培养和教育进步分子,领导组织学生和贫困市民反抗剥削和压迫的斗争,成为那个时代鹿邑县百姓家喻户晓的风云人物。

  1932年6月,由于叛徒的告密,吴自修员的身份暴露,被鹿邑县政府逮捕,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,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,吴自修坚贞不屈,凛然正气,始终保守党的秘密。鹿邑县组织多方营救,县城妇女百余人联名作保,女小学生也纷纷到县政府请愿,反动县政府不为所动。但他们也担心事情闹大,不好收拾,在吴自修被关押拷打两个月后,被钉入囚笼,趁黑夜出城,用马车秘密运往省城开封监狱。由于敌人的百般折磨和拷打,1932年8月,身体已非常虚弱的吴自修在押运途中壮烈牺牲。

  河南省府丧尽天良,毫无人性,仍令“吴系,即使已死,也要运来,以验明正身。”在八月之盛暑,吴自修遗体被押运省城,验尸后,才被运回。由长房儿子赵本敬执幡,葬于城北惠济河北岸(马铺)军吴村祖坟,一坟四棺,同其丈夫、长房和二房合葬。

  吴自修只活了42岁,她的一生是短暂的,让我们每每想起来都为之心痛。她少年失怙,又流落异乡。青年守寡,唯一的女儿在襁褓中夭折,她的一生又是不幸的。但她的一生又是有价值和意义的,她是鹿邑县在册的522位烈士中为反抗反动统治争取人民的自由幸福而最早献出生命者,也是鹿邑县仅有的四位女性烈士中唯一留下真名姓的人(其她三位女性烈士分别是张夏氏、业各氏、张王氏,均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在本村牺牲)。吴自修还是鹿邑近现代妇女觉醒与解放的先驱,是鹿邑妇女的骄傲,更是鹿邑人百年革命和斗争史上最初的也是永远的光荣。②5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Power by DedeCms